《臨床心理師的心情日記》厭世媽咪

    印象中,小傑(化名)每次來治療時都是由媽媽和在強褓中的弟弟陪同,媽媽常在治療結束後的親職諮詢過程中,一邊哺乳、拍嗝、檢查尿布,一邊喝斥著在旁玩嗨的小傑,手忙腳亂的汗水中常常夾帶著撲簌簌的淚滴,宣洩著自己幽暗的過去、宣洩著婚姻的困境、教養的挑戰,更有時會憤慨地瞪著在旁事不關己的小傑⋯⋯

    儘管如此,媽媽幾乎都能在離開治療室前一刻擦乾眼淚整理好心情,一慣客氣地婉拒我協助調整背巾,一手拎著沈甸甸的媽媽包,一手牽起小傑和我道別。看著她溫柔但堅定的背影,我知道他正趕去接要幼稚園下課的老大。

    文/ 澄田心理治療所所長  臨床心理師 黃凱祺

Facebook Comments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